两岸进入“危险边缘” 请台湾同胞警醒自知!
台媒材料图在着笔编撰这篇文章前,我是十分盛怒和慨叹的。由于疫情之下,台湾政坛仍旧闹哄哄一团乱,民进党当局“抗陆保台”又进一步的晋级。从前有侧翼“独派集体”大搞“制宪公投”联署,朝“法理台独”跨进。现在更令人吃惊的是,民进党民意代表在台立法机构大剌剌地要搞“法理台独”。据报道,以蔡易余和庄瑞雄等人为主的民意代表要修订“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公民联系法令第一条”,将本来的“国家统一前”改为“‘因应国家开展’”,并在提案阐明中称“鉴于‘我国’与我国之联系不再以‘国家统一’作为仅有最终方针,因应‘我国’政治实际及开展,因而应批改‘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公民联系法令’第1条、第26条之一和第63条”。换句话说,民进党的“以疫谋独”不只在世界场合闹笑话,更在岛内更直接暴冲,朝“法理台独”的方向不断跨进。蔡英文办公室竟还称这是民意代表个人行为,应当予以尊重,莫非这些民意代表不便是民进党的“禁卫军”吗?“独派集体”不便是民进党的“散兵游勇”吗?互相互相配合之下,莫非还要蒙岛内的老百姓,让他们看不出来这是十分风险的做法吗?此时,笔者想到台湾闻名学者苏起教授的《风险边际》这本书。这本于2003年出书的书,叙述了1999年李登辉的“两国论”到2002年陈水扁的“一边一国”,其时陈水扁在“世界台湾同乡联合会上”说两岸是“一边一国”联系后,直接挑起两岸之间严重的军事坚持。这场永无止境的对立似乎是台湾一直在进行的在“风险边际”的打听。令人遗憾的是,18年后的今天,这位李登辉“两国论”的暗地策士和陈水扁的“陆委会主委”——蔡英文,登上大位。由于她的掌权,“切腊肠式”的“变种台独”现已无法满意其本身及整个民进党“台独”的方针,因而在挟着“行政”和“立法”的两层优势下,毫不忌惮的朝着“法理台独”跨进。今天的做法更现已超越“风险边际”的打听,而是眼看就要直接跨过了那道红线那道槛。特别是行将到来的5月20日,是蔡英文第二任“就任日”,莫非这便是蔡英文要送给全台2300万老百姓的连任礼物吗?众所周知,所谓的“台湾位置”问题早于二战时经同盟国《开罗宣言》和《波兹坦布告》就现已确认,台湾及其附岛屿主权有必要回归我国领土之内。1945年10月25日,我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就在台北市中山堂举办,台湾省重回祖国母亲的怀有,迄今为止台湾的节日傍边还有“台湾光复节”,后因内战才导致有今天两岸联系之局势。可是台湾地区现行的宪制性规则,无不表现两岸同属一个国家并以“寻求国家统一”为方针。一起,在世界政治实际中,全世界也都奉行“一个我国准则”的方针,台湾的对外业务也都是奉行该方针。民进党侧翼集体和民代在这些议题上,透过“制宪”和“修法”的方法不断玩火,而且拿“民代修法”乃是台湾民意来塘塞。批注白点,便是要直接光秃秃和不折不扣地搞“法理台独”,一起操弄当时中美对立来获取美国的蝇头小利而且偷渡“台独”。如此无知和背骨的做法,便是朝向自我消灭、玩火自焚的死路跨进。总归,就如同前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女士所说的,该说该做的都现已极力跟台湾同胞说了,可是民进党当局仍是如此暴冲下去,期望台湾同胞警醒起来,切勿被“台独”带入“风险边际”还不自知。须知,一旦灾害来临,遭受痛苦落难的只会是台湾同胞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